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林的博客

今天之所以区别于昨天,恰恰因为昨天的感受依然留在我心中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出民工的感悟(下)  

2011-03-27 10:16:13|  分类: 知青岁月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出民工的感悟(下)   文/铁树

 

  有一天,河的上游下大雨,河水暴涨,本来不宽的河面一下宽阔起来,水流也很急,一部分民工在河对面干活回不来了,指挥部研究只能派个人拉一根绳子过去,给河对面的民工送点吃的,民工大部分是旱鸭子不会游泳,这时天津知青侯长春自报奋勇拉着一根麻绳游过河去,我们大家在河边拽着绳子以防不测。在奋力拼搏后终于把绳子拉到了对岸,给天津人长了志气。我目测了一下,虽然是横着渡河,大概被水冲出的距离是河宽度的两倍。天气渐渐冷了,河水里从上游带来了浮冰,可是还需要往河里再抬两个木马(注:支撑桥桩和打桩机的木架子,工人们称之为木马)指挥部组织了十几个民工完成此项工作,上午十点多钟,在空地上点了一个火堆,我们都脱得只剩一个裤衩,指挥部拿来一瓶白酒,每人喝几口,大家围着火堆跑步,一边背诵毛主席语录“下定决心,不怕牺牲,排除万难,去争取胜利。”跑了几圈后,大家就抬着木马下了水,水冰冷刺骨,但没有一个人含糊,在号子声里一步一步向河对岸走,直到工人师傅定好位,放稳木马才结束。原来以为指挥部的工人师傅们只是在岸上指挥,没想到他们全都下了水,在水中指挥定位,还在水的下游警戒,防止民工被水冲走,这令大家对他们更多了一些尊敬。放下木马后我看离对岸只有三米多的距离,水有齐腰深,想试着往前迈步,没想到被水流冲击着一步也迈不动,原来看着清澈平缓的河水,竟有如此大的力量。往回走的时候,我问与我一同抬杠的蒙族民工会不会游泳,他说不会,我说尖杠给你,我游回去,他十分害怕,叫我不要松开,我从心里看不起他,但也只好拉着他慢慢走回岸边。过了几天见到他骑着一匹马去办事,看着他骑术非常高明,就像长在马背上一样,我不由得暗自感叹,人真的是各有本领,从此也不敢小瞧别的民工了。

  随着工程的进展,进入大桥组装阶段,可能是木工不够用,有些活就落到民工身上。有一天要连接两根桥梁,连接处用两块方木夹着木梁,用普通的木工钻打孔,要穿透三层木头,总厚度60多厘米,然后用螺栓紧固。工地技术员魏师傅指导,他先找了一个民工用木钻打孔,这个民工很仔细,小心的找好位置后开始用手拧钻,打到一半的时候,我看出来有点偏,就说偏了,他试图纠正但已经不可能了,结果钻出的孔偏了4厘米,魏师傅摇摇头。看见我穿着知青的棉袄就对我说,你试试?我说行,但是得慢一些,他说可以。然后他用铅笔在梁的上边画了一个叉,又在下边画了一个叉,我注意到他是用角尺找的上下位置,证明孔在梁上是垂直的。于是我把钻头的锥尖从画好的叉印中心拧入木头,先面对木梁对上面画的叉印中心作了一条假想的连线,校正了钻杆正面的位置,又转过90度,把钻杆的位置与木梁的中心线对正,然后开始拧钻,每拧五六圈之后再调整位置,这样一边打孔,一边调整位置,钻进一半的距离后,位置已经固定,就不用再调整了,直接拧就可以了,到木钻尖露出的时候正好在魏师傅用铅笔画的十叉中心,他很高兴。后来再有横梁用木钻打孔的活儿,魏师傅就把我招呼来让我干了。

  大桥开始安装绗架了,每孔桥上有四棵斜的支撑木,支撑木要与立柱连接,技术员魏师傅和管木工的白师傅又找到我,问我能不能干,我听了他们讲解要干得活后才知道,原来是要把立柱和支撑木之间打一对平行的孔,误差不能大,然后安装螺栓。我目测了一下孔的长度大约60-70厘米,而给我拿来的木钻长度只有50多厘米。我就说木钻的长度不够,白师傅说这不用你管,你就说能不能干吧?我说行。下午白师傅就把加长的木钻送到我手里。上到架子上一干,才知道我把事情想得简单了,因为在木制手脚架上观察没有空间,无法从远处吊线找方向,虽然非常小心,打出的平行孔出口的误差仍有3厘米之多。好在魏师傅爬上去看了一下,对我说还可以,下次再仔细一点就行了。说仔细是很容易,实际干起来却不好办,我在架子上一边干一边想着平行线,突然脑子里一闪,只要有了参照物就好办了。于是打完第一个孔后,把孔里装上螺栓杆,只装进一半,打第二个孔的钻杆与螺栓杆进行参照对比,纠正误差。这样打下来,平行孔的误差不到1厘米,我很高兴,魏技术员也很高兴。看来书本上的知识只是原理,干活更需要的是实践与经验。

  后来再打孔的时候,魏技术员只是偶尔来看一下。当时天气很冷了,坐在桥顶离河床地面有将近20米高,北风嗖嗖的,有一次我打完孔招呼人给我递螺栓,往下一看人都冻跑了,只好自己爬下来找螺栓与扳手,正好魏技术员来检查。平时文邹邹的他看到此情形后,竟然把跟我一块干活的民工找来发顿脾气,他说你们在下边都冷得受不了,人家还要在顶上干活,要不换你们上去试试!后来再没人敢脱岗了。

    那年头我常想,我们从城市到农村感觉到艰苦,农村的社员在村子里生活、劳动则是常态;村里人出民工也感觉到艰苦,而对于成年累月在施工工地的建桥工人来说就是常态。在与村里的社员交谈的时候经常听到的是现在比过去好多了,牲口多了,村里也有了座钟、缝纫机,人人都有衣服穿,有被盖,能吃饱饭了,不用去扛长活了。建桥工人们则说,条件比过去强多了,有机械了,工棚里也有电灯了。由此看来艰苦与幸福一样,可能都是在对比后的一种感觉。想通了以后心态就好,反正干活是躲不开的,不如高高兴兴地去干,在别人看来你干活态度还积极。工程结束的时候,我还被评上了五好民工,得到了毛选四卷合订本的奖品,这是我唯一靠劳动干活得到的奖励。

  由于心态和情绪好了,路上的风景也觉得美了,河套里和上下工的路上长有很多的山丁子树。天冷后红红的山丁子都冻得透明了,每棵树上都结了一嘟噜一嘟噜的,从远处看树冠都是红彤彤的。每天我们都会折一些山丁子树枝,一边走一边把山丁子往嘴里送,虽然是肉少核多,酸酸的,倒挺开胃,回到驻地吃饭也特别香。在路上还注意到有的杨树上长出一簇一簇的植物,应该是寄生植物,在冬天里颜色碧绿还长了很多橘红色的浆果,圆圆的很抢眼。我就问这是什么,果实能吃吗?他们说是冻青(后来知道学名叫树槲),结的果实不能吃。我又问是有毒吗?他们说不清楚,只知道吃了会闹肚子。有的民工问我会不会拉二胡,我说刚学,他指着一棵树告诉我这是老鸹眼,树心是红色的,可以制作二胡和马头琴的琴杆。后来我发现,有很多民工对山林有丰富的知识,有一个民工能把几乎所有的树木和杂草都叫得出名字,分得出哪些是药材,哪些有毒。他教了我不少的知识,可惜现在记得很少了。

  出民工在我下乡十年中只占了很少的时间,但留给我的记忆十分深刻,真是想回去再看看。(图片山丁子树来自网络)

出民工的感悟(下) - 梅林 - 梅林的博客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6)| 评论(17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